生死一线间,广外学生在湖北助30多名患者入院

生死一线间,广外学生在湖北助30多名患者入院

时间:2020-03-23 09:1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东方网 >> 国际频道 >> 滚动新闻 >>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 生死一线间,广外学生在湖北助30多名患者入院治疗

2020-3-7 00:03:52

来源: 南方网 作者: 钟哲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帮过谁,但觉得很有价值。”陈闫龙雨说道。截至目前,她已在湖北帮助了30多名患者顺利入院治疗。

    陈闫龙雨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新闻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。今年年初,她在湖北黄石的外祖父母家过年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全国人民的生活。每日,湖北都有新增的确诊病例,人们陷入了焦虑与不安中。

    害怕之余,我们还能做什么?陈闫龙雨在心中默默叩问自己。2月3日,疫情发展凶猛之时,她加入了“人民日报全媒体行动”志愿者团队,负责与在平台登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求助者取得联系、核实并上报信息,帮助他们早日入院治疗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醒来,她立即查看工作单,迅速联系所分配到的患者,核实具体信息、填表上报,并定期跟进患者的后续情况。

    “多抢一点时间就多救一条命!”每天,陈闫龙雨都要整理录入大量的患者资料。忙完自己手头上的工作,又去帮其他志愿者联系,有时甚至持续工作到凌晨2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她而言,最困难的事情并非工作量大,而是眼前这一份比一份危急的患者资料,实在令人心痛难忍。

    有一次,求助者提到全家均已感染。第二天,陈闫龙雨打电话询问对方情况,却被告知其父亲已去世,只求尽快让母亲入院治疗。“我当时没有办法说出我的心情,也不能对着求助者和患者哭。只想着自己的动作要再快一点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说到这段经历,陈闫龙雨几度哽咽。

    “很多人说着说着就哭了,不管听多少遍,还是很难受。”持续高烧、无法进食、呼吸困难、咳血……种种症状从素未谋面的求助者口中说出,随着电波从远方传来,令她心焦不已,“我只能想:多联系一个是一个,多上报一个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随着经验的增长,陈闫龙雨的工作逐渐顺利起来,有些不在分配范围内的患者也会联系她。

    她收到了很多患者的感谢信息,“这些短信我都留着,不舍得删。”陈闫龙雨觉得,每份联系都弥足珍贵,有其存在意义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帮过谁了,但是对方还记得,这会让我觉得很有价值。”她微笑道。如今,全国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,求助的人慢慢减少,联络工作也告一段落了,而今她在家中做起了网上辅导的兼职,以另一种方式发挥自己的光和热。

    南方日报记者 钟哲 实习生 聂嘉韵

分享到东方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推荐阅读

版权声明 | 网站简介 | 网站律师 | 网站导航 | 频道招商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Site Map

东方网(eastday.com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2020年3月7日 00:03 来源:南方网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帮过谁,但觉得很有价值。”陈闫龙雨说道。截至目前,她已在湖北帮助了30多名患者顺利入院治疗。

    陈闫龙雨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新闻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。今年年初,她在湖北黄石的外祖父母家过年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全国人民的生活。每日,湖北都有新增的确诊病例,人们陷入了焦虑与不安中。

    害怕之余,我们还能做什么?陈闫龙雨在心中默默叩问自己。2月3日,疫情发展凶猛之时,她加入了“人民日报全媒体行动”志愿者团队,负责与在平台登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求助者取得联系、核实并上报信息,帮助他们早日入院治疗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醒来,她立即查看工作单,迅速联系所分配到的患者,核实具体信息、填表上报,并定期跟进患者的后续情况。

    “多抢一点时间就多救一条命!”每天,陈闫龙雨都要整理录入大量的患者资料。忙完自己手头上的工作,又去帮其他志愿者联系,有时甚至持续工作到凌晨2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她而言,最困难的事情并非工作量大,而是眼前这一份比一份危急的患者资料,实在令人心痛难忍。

    有一次,求助者提到全家均已感染。第二天,陈闫龙雨打电话询问对方情况,却被告知其父亲已去世,只求尽快让母亲入院治疗。“我当时没有办法说出我的心情,也不能对着求助者和患者哭。只想着自己的动作要再快一点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说到这段经历,陈闫龙雨几度哽咽。

    “很多人说着说着就哭了,不管听多少遍,还是很难受。”持续高烧、无法进食、呼吸困难、咳血……种种症状从素未谋面的求助者口中说出,随着电波从远方传来,令她心焦不已,“我只能想:多联系一个是一个,多上报一个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随着经验的增长,陈闫龙雨的工作逐渐顺利起来,有些不在分配范围内的患者也会联系她。

    她收到了很多患者的感谢信息,“这些短信我都留着,不舍得删。”陈闫龙雨觉得,每份联系都弥足珍贵,有其存在意义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帮过谁了,但是对方还记得,这会让我觉得很有价值。”她微笑道。如今,全国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,求助的人慢慢减少,联络工作也告一段落了,而今她在家中做起了网上辅导的兼职,以另一种方式发挥自己的光和热。

    南方日报记者 钟哲 实习生 聂嘉韵